主页

爱心护理工程建设基地

  有木桥九曲,因岁月久远木桥早被春雨秋风打成青衫色,而对面那座粉墙黛瓦的农家小院,因绿树桃花相围,像是披了一件温馨的外衣。初见这幅桃园图时,想象着居住的那人是谁,是陶渊明还是林和靖?这熟悉的场景里,有疏影横窗,有花香清浅,恍惚中,似我已入桃园与那人并肩,虽然,我们竟是隔了近千年。那人一袭端庄的素袍,手捧书卷,怎么依然还是那样不爱桃花却独爱这世外桃园呢?让今世的我为你来种上一株,如何?别再说什么梅妻鹤子,别总拿这话来煞良辰美景,是不是千年后的阳春三月我邀你赏桃你依然会说:庸花俗粉不可观,不可观也。

  你的不解风情,你的自守,却在那一首《长相思》里破了相。你的吴山青,越山青,两岸青山相对迎,谁知离别情?君泪盈,妾泪盈,罗带同心结未成,江边潮已平。字字句句情真意切。梅妻鹤子原来是你练成的神丹,是为那些相思熬制的解药。千年前的你,终于也有掩不住桃开轻粉的时候,袖底生出那一点春意还是被千年后的人看出了端倪。我想告诉你,而今时,梅已关机,你的梅妻鹤子,亦不在春的服务区内。

  你还是来赏一赏这一处漫染的桃花吧!春绪一城,桃开成海,总让人有纵身一跃,埋身其间的渴望。天蓝地粉,一团和气。而春里的微风,又恰是一首最好听的音乐,好过你送给世人的那曲暗香疏影。不远处有油菜花漫山漫野,有蜜蜂寻来寻去,我想那群群蜜蜂因不为寻甜,只为踏花瓣而闻悉春的步履吧。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,你那般入尘的目光,是我无法企及的次次回眸。三月的桃开枝枝如吴侬软语,春还未盛时,枝上有未开的朵,似那一句句含怯惹羞的启唇。粉靥红蕾总会让人想起那长相思里的佳人,那佳人应生在吴越之间,生在二十四桥前吧,因只有江南美女,才是青丝发披覆薄衫,眸间晴暖。天色正蓝,偶有白云掠过天空,燕子总在柳的上头飞来飞去的寻个落处,因它知道,落于哪处,这所桃园都是安然的无虑之所。

  时光如此宜好,世外桃花图挂在那里,好象是我与你相遇界碑,你在图里,我在图外,待九九冬去,待眸眼生津,那桃开便是染在你眸中的粉色。而你,恋桃还是恋梅,都不再紧要,春正浓时,有如此一段桃色倾城,便已是这场相遇里最好的回报。今夕何夕,我在时光这头,你在时光的那头,却幸好,你我还能在一幅桃园图里有一面之会。而他日,纵是光年远隔,陌路亦有桃开。

  朵儿是雪花,是云彩魂化的精灵,总是不停地游走四季,囤积着大地上的万古红尘,托起无尽的岁月。

  朵儿,你带着枫言枫语要去何方?拎起萧秋,穿过太阳微黄的光圈,那银河波动着我的心弦,云儿在我的身边一点一点地碎落,载着我的心絮在繁华落尽的日子里蹒跚着,却听不见你的脚步声。你,也许蜕变,也许带着我寻觅前方的路。踟蹰的我,循行着你的素足。

  昨夜,楼倚霜树,红衣落尽储积了清愁。我长吟,向着广袤苍穹诉说耳语。你托着一缕寒香,轻抚着我的幽眷,帘波而来。琼玉般的嫁纱不羁不束地纷披在吟肩,相若庄蝶在我的肩头扇动灵光,涟漪着今古的传说。辰星在你的明眸里,一闪一闪,光尘铺满你的心境。你,犹如朵儿般的冰莹向我眨闪着眼睛,我竟暗起羞晕,莫然中,一份无处可逃的感觉,任由你轻易采摘了我心房的尘情珠蕾。我,幽思。晨光承韵揭开了我的凌晓,弥漫的霜气冲袭着我的衣衫。我徘徊在冷清里,激情的心弦却依然拨动着昨夜那优雅浪漫的旋律。

  时光会走过秋冬,而后在春日夏季飞翔。光阴负我难相遇的日日夜夜,青春能几何?一路驰怀堪堪可拨动你的心弦?拟东风驰道的高华,为你娇嫩於花,韶颜稚齿的每度心动欣然豪笔,或是燕瘦环肥的别吟,或是对雪画寒衣的即景牵情。我闭上眼睛,伸开双臂,拥抱一怀遐想,让明眸在爱的凌空里搜索零星与碎花,串起片片朵儿,为我特制一件合身的缕衣,轻轻驱赶我的寒冷与寥寂。更象经春雪未消的甘露,存润着我干涸的心野。

  你即潇洒,但不是新潮拜金主义的供养。趋行于时代的激流,诱人的喧嚣不绝于耳,静观流光飞彩而知天下风景之奇。你不屑,只以眼神轻掠其表,让内心丰盈,不动声色。旋律可曾打动你的心?似流水,揉动心肠,绕过千山万壑,想象抬高天空,开阔的视野,是否能洞察到我的萦牵?时时刻刻地长思,朝朝暮暮地循环,花开花落褪去世间的繁华,还你朴素从容。虽有云雨缠绵,你也依然不做那灯红酒绿的主角,向士子之风而举的青慧,而是借红尘风标,轻易让身心融入九天,而我却嗟惜你,你也害怕高处不胜寒,唯倚孤单的心跟从孤单,长相思长相忆的温暖溶化了孤独。守住寂寞,忍耐这蜃楼海市。悠悠岁月,何尝不是你许我的来世同心,步月裁云?

  你清淡执着,而翩若惊鸿,犹如这般凿楹的文字,终是无法表达你的清徽从容。你轻描淡写的一句:我就是我,不会去刻意,不学虚伪和浮夸,自己明白和无愧就好。我知道你向往朵儿,她又是从何处来?踏过漫漫云烟,与清一色的江南雨重逢,又回眷于我的小巷。没有浪漫的小红伞,没有《桂花香》,我更没有听见青石板上敲过的岁月之钟。我在片刻里失聪,而后沉浸,忘却周围的热闹与清冷。见你潇洒而来,笑而不语。偶然间,觉得你就是那天生地养的野生湘竹更为恰当些。与风同摇曳,不艳不丽。与雨雪同连绵,不俗不厌。几从幽篁几缕淳风,几声笛箫入耳,你深稳、托着长长地素衣,走过石桥,走近有我的春天。你扬臂一挥,唤来是雾缬飞瀑,鸟啼花笑,造化的钟灵,尽在你的形体,任意地流光溢彩。铅华退去见天真,唯有你的锦心与那含晖的山,在混沌里,依然烁烁可现。你的风景里,喧归的浣女,自成一曲天然步韵的《惜红衣》。我,词囊羞涩。

  朵儿这是为何?茫茫人海我一回头,只能看到你的身影?任凭千帆过尽大浪淘沙的洗礼,你自在我心头留下千丝万缕,记录一分一秒的流逝,记录愁倚阑令的红情绿意。我亦必然把你写入自己的一段情史,任流云翻覆,雨穿坚石。让我把你的印象翻录刻板,而确定,我,已做了那个为你写诗而流放自己的网络文人和尘客。你是为浪漫倾情而来,或是为一桩姻缘而遗世独立?假如我当初在母亲湖畔接纳丘比特神箭的初心,就会救我今生今世为你爱而伤痛和魂牵梦萦的心。我并不奢望,在重修来世的日子里与你重逢,只惜此生与你能相遇相知。

  不觉,当年的枫言枫语、笔尖流淌的青涩,因年华相煮越觉甘之如饴。秋末寄离歌,书来恰值望云眼,谁能与我共日月?而我却为你铺下漫山遍野的银装。不必摇落琼枝,不必风尘仆仆,不必再次化魂朵儿,在每一寸银装素裹里,深深种下我对你的思念,无论缘深缘浅,就在这纯洁肥沃的土壤里滋生,不论相聚或离别,爱恋依然不增也不减。相聚情如火,别离,就让相思化作梅花雪。若你是一朵儿雪花,我愿是一枝梅花,为你香染文房四宝,与你共舞天涯。

  【注】庄蝶:《庄子。齐物论》: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。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,胡蝶之梦为周与?周与胡蝶,则必有分矣。此之谓物化。庄子认为:生与死﹑祸与福﹑物与影﹑梦与觉等等,都是自然变化的现象,圣人任其自然,随之变化。后亦比喻虚幻的事物。

  《桂花香》歌曲名。《惜红衣》词牌名。秋残:犹残秋。谓秋季将尽。指秋日萧条衰败的景象。

  有一句话,叫做返老还童。意思是说,人老了,脾性、习惯、喜好等,都会回归到孩童时代的纯朴,做出与世无争、无所谓的事情,其实是平常人经常说的,人老到一定程度,会得掉三落四老人健忘症、失忆症。

  而我,也挺喜欢这种返老还童到失忆的过程,前提是不让后代有压力。那样,我就会一无所有的回到故里,因为不值一文而变得坦坦荡荡,而变得厚实而纯朴,与自然的泥土的颜色接近,最终尘归尘、土归土了。这与其说是疯狂,不如说是恋家情结,不带走一滴水、一片瓦、落叶归根的情结。

  毕加索就很追求这种纯粹的朴素,以致于我固执的认为他的伟大,就是不断的吸取民间的、通俗的、没有思想束缚的、自由的纯艺术的东西,然后经过提炼、加工,导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去,从而画出一幅幅闻名遐迩的经典的艺术作品。

  毕加索可以画出很传神、很质感的画,却没能用它的画把我带入故乡的思念,没能勾起我对故乡的深深的怀念,因为他缺少我所需的乡土情怀,而龙门龙民画却能。